亚洲必赢官网-亚洲必赢网址-亚洲必赢下载
做最好的网站
您的位置:亚洲必赢 > 中国史 > 毛泽东和习仲勋都盛赞过的侦破奇才,延安时期

毛泽东和习仲勋都盛赞过的侦破奇才,延安时期

2019-08-22 02:38

抗日战争至解放战争期间,中共中央社会部二室治安科科长陈龙、总政锄奸部侦察科长钱益民、边区保卫部部长陈泊是延安情报界、保卫界的三大侦察专才。其中的陈泊,是一位独臂侦查英雄,被毛泽东称赞为延安的福尔摩斯。 延安的福尔摩斯 陈泊搞情报工作很有一套。他几次独自到距延安数百里的边境情报点去检查工作,颇多斩获,每次都能带回很有价值的情报。 一次,陈泊从内部特情提供的情报中获悉,西安国民党中统机关将在近期派遣一名特务进入边区,公开身份是《中央日报》记者,其任务是检查边区各县国民党党部执行溶共、防共、反共方针的情况。经过请示,陈泊果断布网,很快抓获了这个所谓的《中央日报》记者。陈泊连夜进行审讯,这个特务坦白交待了全部计划。陈泊决定自己取而代之,化装成此特务,到几个县去摸摸国民党潜伏特务的老底。 次日,陈泊穿上被捕特务的衣服出发了。他首先来到延长县,手持《中央日报》的记者证,来到国民党县党部,开口就指名要见书记长。已接到上峰通知的书记长,对他自然不敢怠慢。这些人将他们收集到的我方情报,向这位钦差大臣一一汇报。 在延长县得手后,陈泊又接连到延川、清涧等6个县,对这些地方的国民党内部,进行了探查。回来后,他详细整理了各个县的材料,向保卫部门下达密令,各县公安局按图索骥,捕捉暗藏的特务。这次捕捉活动抓获了特务40多人,大大削弱了国民党潜伏在延安边区的特务力量。 1942年春节前夕,陈泊接到密报:秘密哨所抓获一个来自国统区行动诡秘的男子,名叫陈兴林,这个陈兴林在审讯中供认负有国民党军统交办的重大使命,愿意弃暗投明,但只能向中共保卫部门的负责人谈具体情况。 陈泊感到这个人的价值重大,于是连夜秘密会见陈兴林,听后不由得大吃一惊。 原来,陈兴林是被迫加入军统的,他本是在西安读书的热血青年。1938年10月,他和几位同为热血青年的同学相约一同去延安,准备投身抗日救亡的洪流。谁知走到临潼时,落入了国民党军统特务之手,他们被强行送到西安郊外的一个训练基地。经过3个月的洗脑和强化训练,陈兴林以优异成绩被派到汉中特训班当教员。 汉中特训班很绝密,是军统头子戴笠一手创办的特务组织。学员毕业后即伪装成进步青年,派往延安长期潜伏。但规定横向之间不可发生联系,也不同上级机关进行联络。 其时,汉中特训班已先后办了九期。1941年年底开始,国民党胡宗南部欲大举进攻延安,需要部署那些已经潜伏下来的特务,做里应外合的准备。可是由于这些人按要求长时间不与上峰联系,特务机关既不知道他们潜伏在延安的什么单位,也不知道这些人叫什么名字,惟一的办法就是选派一个熟悉这些特务的人,打入到延安去,从接触中逐个认识,布置任务。陈兴林被选中了,因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:从一期到九期的学员,他个个认识。 陈兴林之所以在审讯中流露出愿意向共产党投诚的思想,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他经过多年的观察、思考,认为共产党是为国家为民族着想的。他听说八路军已经解放了他的家乡庆阳县,不由地分外思念老母亲和去年成婚的乡村妻子。 陈兴林向陈泊谈完这一切后,提出一个要求:让他自由地回老家庆阳三天,探望老母和去年才成婚的妻子后,再返回延安。 对于已经投诚的陈兴林提出的这一回乡看看的要求,边区政府保卫处内部发生了激烈的争论,大部分人持反对态度,说这是军统特务惯用的伎俩,肯定是想借机逃走;有的人建议派便衣人员武装跟踪,或者将陈兴林母亲和妻子接到延安来。 陈泊主张让陈兴林自由地回庆阳去。他的理由是充分的:一是庆阳已经成了八路军的天下,陈兴林能往哪儿跑呢?二是他即便逃了,其家室还在,陈兴林能不担心家人的安全吗?三是他既然主动交待了一切情况,就是诚心的,否则不怕我方公布他的材料么? 陈泊的意见,得到了中央社会部的肯定。陈兴林临行前,陈泊亲切地对他说:你放心回去,我们决不会派人跟随你。他还给了陈兴林一些边区的货币,让他买些衣物食品回去,并送给一只大烧鸡和几块布料,作为回家的见面礼。陈兴林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,感动得泪流满面。三天后,陈兴林如期回来了,见到陈泊就感动地讲起回家的感受,说共产党对老百姓真好,去年庆阳闹了旱灾,边区政府给农民发了救济粮和救济款,他家也得到了200斤细粮。在老家的所见所闻,更坚定了陈兴林跟着共产党走的信心。 五四青年节很快就到了,延安举行了盛大的庆祝集会。陈泊带上陈兴林和十几名挑选出来的保卫干部,便衣武装隐蔽在会场入口处的彩门两侧。从9时起,延安各单位的队伍打着写有纪念五四字样的旗帜,唱着歌列队进场。作了伪装的陈兴林睁大眼睛望着。从人员入场到大会结束,陈兴林指认出特务36名。会后,保卫部门进行逮捕,又加以突审,这些潜伏特务大多数招供,其后再经过这些人指认,相继抓获同党20多人,总共60多人的潜伏特务被一网打尽。 国民党军统汉中训练班大案被一举破获的情况上报到中共中央、中央军委后,中央领导人都感到十分振奋。毛泽东还特地找来中央社会部的负责人康生,询问此大案侦破的具体情况。毛泽东听了汇报后,不禁赞叹:当为奇功!奇功!接着又问:是何人具有如此的神通? 康生说:这是布鲁同志一手操办的。 布鲁就是陈泊的另一个名字。 这个布鲁,真是我们延安的福尔摩斯!毛泽东风趣地说。 慧眼识破假新四军旅长 破获汉中训练班大案的一年后,陈泊以其杰出的谍报才干,在情报战线再建奇功。 1943年6月上旬,边区接连发生的两起武装特务偷越事件,无疑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,引起了陈泊的高度警觉。陈泊每天要保卫处的有关人员,从中央军委和中央办公厅,抄来中央主要领导日常活动的安排计划,认真阅看。这天,他从安排计划中看到这么一项内容:6月22日上午10时,毛泽东接见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。在笔记本上记下田守尧的名字后,陈泊当下来到中央军委,向钱部长询问情况。参谋人员拿出田守尧报到的材料,上面写道:田是今年3月上旬从华中出发,经渤海、冀东、平西进入晋西北,从那儿进入边区的。他抵达晋西北时有电报发给中央军委,但所持的中共华中局的介绍信在渡海战斗中丢失。 陈泊看完材料,当即向晋西北的两个兵站去电查证。当天下午,晋西北八路军兵站回电:今年5月下旬,并无新四军旅长田守尧从那儿路过。 陈泊火速来到钱益民部长的办公室,斩钉截铁地说:我建议马上审查那个田守尧,再决定毛主席是否接见。 钱益民问他有何怀疑的证据。 陈泊回答:我认为吴旗、富县发生的几起特务越境事件,表明国民党特务企图混入延安。而在延安,装扮成军人是不容易发现的。这个田守尧,从3月份就离开华中,到现在3个多月了,这中间可能发生很多的变化。为什么田守尧在材料上填写路过晋西北,而兵站回电没有这样一个人,这里面有问题! 钱益民觉得陈泊说的很有道理,于是把审查田的任务交给了陈泊,让其尽快把事情弄清楚。经陈泊整整两昼两夜的艰辛审查,真相终于大白了,这个田守尧旅长果然是军统派来刺杀毛泽东的高级特务! 原来,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,于今年3月初与该旅参谋长彭雄等人,从山东出海绕赴延安来参加会议。他们在渤海的连云港与巡逻的日军遭遇,所有人员无一生还。日军不知道这次海战中击毙的是什么人,但军统特务很快查清楚死者中有八路军旅长田守尧,并将这一绝密情报电告重庆军统总部。在戴笠的亲自策划之下,军统派出数批特务潜入延安,包括这个精心选出来的田旅长。这名高级特务在中央军委招待所住了5天,没有人对他的身份表示怀疑,眼看还有两天就要受到毛泽东的接见,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却没能逃过陈泊的火眼金睛。功亏一篑,戴笠的阴谋再一次破产了。 6月29日上午,刘少奇同志在延安对记者发表讲话,揭露国民党派遣特务进入延安扰乱并企图刺杀中共领导人的事实,一时舆论哗然,国民党方面狼狈不堪,再一次担负上破坏国共合作的恶名。

抗日战争至解放战争期间,中共中央社会部二室治安科科长陈龙(重庆谈判其间曾43个昼夜寸步不离保护毛泽东)、总政锄奸部侦察科长钱益民、边区保卫部部长陈泊是延安情报界、保卫界的三大侦察专才。 而这三大侦察专才之一的陈泊,是一位独臂侦查英雄,他在两次行动中抓获特务100余名。毛泽东盛赞其为延安的福尔摩斯!多年后,习仲勋也盛赞陈泊是红色福尔摩斯。 陈泊又叫布鲁,原名卢茂焕,海南岛人。陈泊搞情报工作很有一套。他几次独自到距延安数百里的边境情报点去检查工作,颇多斩获,每次都能带回很有价值的情报。 一次,陈泊从内部特情提供的情报中获悉,西安国民党中统机关将在近期派遣一名特务进入边区,公开身份是《中央日报》记者,其任务是检查边区各县国民党党部执行溶共、防共、反共方针的情况。经过请示,陈泊果断布网,很快抓获了这个所谓的《中央日报》记者。陈泊连夜进行审讯,这个特务坦白交待了全部计划。陈泊决定自己取而代之,化装成此特务,到几个县去摸摸国民党潜伏特务的老底。 事不宜迟。第二天,陈泊穿上被捕特务的衣服出发了。他首先来到延长县,手持《中央日报》的记者证,来到国民党县党部,开口就指名要见书记长。已接到上峰通知的书记长,对他不敢怠慢,带领其他官员将他们收集到的我方情报,向这位钦差大臣一一陈泊全面汇报。陈泊又记又问,还要看材料特别注意每一项情报的来源,包括每一个秘密情报点的具体人员。听完了汇报,还要郑重其事地指示下一步的工作,以国民党官场的一套,对这些人大加训斥。 在延长县得手后,陈泊又接连到延川、清涧等6个县,对这些地方的国民党内部,进行了探查。回来后,他详细整理了各个县的材料,向保卫部门下达密令,各县公安局按图索骥,捕捉暗藏的特务。 首战告捷,陈泊旗开得胜。这次捕捉活动抓获了特务40多人,大大削弱了国民党潜伏在延安边区的特务力量。同时,我党将这些县的国民党党部反共的罪恶活动加以公布,使国民党西安当局在政治上非常被动,灰头土脸。因为当时是国共合作时期,国民党的这些破坏合作的见不得人的勾当,遭到了国人的唾骂。 1942年春节前夕,陈泊接到密报:秘密哨所抓获一个来自国统区行动诡秘的男子,名叫陈兴林,这个陈兴林在审讯中供认负有国民党军统交办的重大使命,愿意弃暗投明,但只能向中共保卫部门的负责人谈具体情况。 陈泊感到这个人的价值重大,于是连夜秘密会见陈兴林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。陈兴林痛哭流涕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,特别是交待了这次潜入边区的任务。陈泊听后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 原来,陈兴林是被迫加入军统的,他本是在西安读书的热血青年。1938年10月,他和几位同为热血青年的同学相约一同去延安,准备投身抗日救亡的洪流。谁知走到临潼时,落入了国民党军统特务之手,他们被强行送到西安郊外的一个训练基地。经过3个月的洗脑和强化训练,陈兴林以优异成绩被派到汉中特训班当教员,给学员们上课。 汉中特训班很绝密,是军统头子戴笠一手创办的特务组织。特训班学员都是被骗来的初中文化以上的青年男女,人员准进不准出,互相一律以代号相称,彼此不知道真实姓名。训练的内容除思想上的反共教育外,还有枪法、爆破、暗杀及如何窃取情报的技术等。这种训练3个月为一期,毕业后即伪装成进步青年,派往延安长期潜伏。但规定横向之间不可发生联系,也不同上级机关进行联络。国民党军统将这些人员称为第五纵队,给他们布置的任务是等候时机,配合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,实施刺杀延安的党政军领导人,破坏军事设施等。 其时,汉中特训班已先后办了九期。陈兴林从第一期到第九期,始终是教官。1941年年底开始,国民党胡宗南部欲大举进攻延安,需要部署那些已经潜伏下来的特务,做里应外合的准备。可是由于这些人按要求长时间不与上峰联系,特务机关既不知道他们潜伏在延安的什么单位,也不知道这些人叫什么名字,惟一的办法就是选派一个熟悉这些特务的人,打入到延安去,从接触中逐个认识,布置任务。陈兴林被选中了,因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:从一期到九期的学员,他个个认识。 当陈兴林接受了任务装扮成一名小商贩,踏上了去往延安的路时,刚到界子河,就被我方的巡查人员抓获。 陈兴林之所以在审讯中流露出愿意向共产党投诚的思想,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他经过多年的观察、思考,认为共产党的确是大大有别于国民党的政党,其一切行动表明,这个党完全是为国家为民族着想的。他听说八路军已经解放了他的家乡庆阳县,不由地分外思念老母亲和去年成婚的乡村妻子。 陈兴林向陈泊谈完这一切后,提出一个要求:让他自由地回老家庆阳三天,探望老母和去年才成婚的妻子后,再返回延安。 对于已经投诚的陈兴林提出的这一回乡看看的要求,边区政府保卫处内部发生了激烈的争论,大部分人持反对态度,说这是军统特务惯用的伎俩,肯定是想借机逃走;有的人建议派便衣人员武装跟踪,或者将陈兴林母亲和妻子接到延安来。 沉稳冷静的陈泊与上述两种意见截然相反,他主张让陈兴林自由地回庆阳去。他的理由是充分的:一是庆阳已经成了八路军的天下,陈兴林能往哪儿跑呢?二是他即便逃了,其家室还在,陈兴林能不担心家人的安全吗?三是他既然主动交待了一切情况,就是诚心的,否则不怕我方公布他的材料么? 陈泊的意见,得到了中央社会部的肯定,陈兴林回乡看看的想法得到了批准。 陈兴林临行前,陈泊亲切地对他说:你放心回去,我们决不会派人跟随你。他还给了陈兴林一些边区的货币,让他买些衣物食品回去,并送给一只大烧鸡和几块布料,作为回家的见面礼。陈兴林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,感动得泪流满面。三天后,陈兴林如期回来了,见到陈泊就感动地讲起回家的感受,说共产党对老百姓真好,去年庆阳闹了旱灾,边区政府给农民发了救济粮和救济款,他家也得到了200斤细粮。在老家的所见所闻,更坚定了陈兴林跟着共产党走的信心。 五四青年节很快就到了,延安举行了盛大的庆祝集会。陈泊带上陈兴林和十几名挑选出来的保卫干部,便衣武装隐蔽在会场入口处的彩门两侧。从9时起,延安各单位的队伍打着写有纪念五四字样的旗帜,唱着歌列队进场。作了伪装的陈兴林睁大眼睛望着。从人员入场到大会结束,陈兴林指认出特务36名。会后,保卫部门进行逮捕,又加以突审,这些潜伏特务大多数招供,其后再经过这些人指认,相继抓获同党20多人,总共60多人的潜伏特务被一网打尽。令中央社会部和中央军委保卫部震惊的是,这些特务的潜伏范围之广,潜伏程度之深,是无法想象的。从中央党政机关到延安的地方政权,从高校到群众团体乃至一些兵站,无所不在,还有少量的钻进了高度机密的中央机要交通部门!这么多的卧底,如不是这次及时抓出来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 国民党军统汉中训练班大案被一举破获的情况上报到中共中央、中央军委后,中央领导人都感到十分振奋。毛泽东听了汇报后,不禁赞叹:这个布鲁,真是我们延安的福尔摩斯!不久,陈泊被任命为延安边区政府保卫处处长。 中央社会部吸收陈泊参加,认真研究,决定对这次抓获的60多名特务,一个也不判刑,而且对认罪好的释放出去,让他们走自新之路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这样做取得了很好的效果,这些对于共产党有着重新认识的特务人员,释放后没有一个人重回国民党军统,大多数人成了拥护抗日救国的革命者。陈兴林本人呢,两年后也光荣地成为了共产党员。 破获汉中训练班大案的一年后,陈泊以其杰出的谍报才干,在情报战线再建奇功,那就是于1943年6月及时地洞察出军统特务企图,慧眼识破前来谋害毛泽东的假新四军旅长。他因此而受到中央社会部的内部表彰,这位延安福尔摩斯更出名了,成了军统特务的克星。 据习仲勋夫人齐心回忆,1944年她与丈夫习仲勋在陕西绥德地委后院举行婚礼的时候,时任绥德地区保安处长、被称为中国的福尔摩斯的布鲁同志,还为她与习仲勋拍了两张照片留念。 四十多年后,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习仲勋,专门写了纪念布鲁的文章,还为他题词红色福尔摩斯。

本文由亚洲必赢发布于中国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毛泽东和习仲勋都盛赞过的侦破奇才,延安时期

关键词: 亚洲必赢